分類
最新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5 月 15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若同侶伴一處讀經,其彼先熟,我尚未熟,心先煩惱,豈非障礙?又若我熟彼生,便生歡喜,豈非障礙?又如自己有才,他人愚拙,便生欺誑,豈非障礙?《龍門心法.斷除障礙》

淺釋:

修道者在人生所遇到的障礙,不會比一般人少,除了魔考更多外,修行中很多瑣事也會阻礙我們增長福慧,貪嗔一起,便又火燒功德林,功虧一簣。譬如同門道侶一起學習經懺,有些道兄很快可以熟練,又唱得動聽,得到師父讚賞,而自己卻不熟,又唱不好,便心生煩惱,或生妒忌,或生自卑。另外,即使是同門也會有人事複雜問題,有些討好師父,有些又被針對,於是苦惱困擾,更甚又掀起爭權奪利之事,又生障礙。又或自己熟練經懺,其他道兄反而表現較遜,心生歡喜及優越感,即成修行障礙,使本性遠離了清靜。即使自己有時表現較好,或看通一些問題,見到人家愚鈍,或冥頑不靈,因而輕視及嘲笑,進而說人是非及欺侮對方,難道這些不是障礙嗎?所以修行人又怎能不謹慎及時刻反省?

典故「屠羊說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南華經.讓王》。屠羊說是春秋時期楚國的屠夫,清末名臣曾國藩有詩句「低頭一拜屠羊說,萬事浮雲過太虛。」借此典故告誡弟弟不要居功自傲,要懂得明哲保身。現將典故簡述如下:

楚昭王喪失了國土,屠羊說跟隨昭王出走,一路扶持。後來昭王返國,要賞賜跟從的人,於是派大臣去獎賞屠羊說。屠羊說道:「大王失去國土,我也失去屠羊的工作;現在大王復國,我也回來屠羊。我的爵祿已經恢復,又有甚麼好賞賜呢?」昭王強迫他接受,屠羊說道:「大王失去國土不是我的過失,現在返國也不是我的功勞,所以我既不該接受懲罰,也不應接受賞賜。」昭王要召見他,屠羊說道:「楚國法令,必有重賞大功之人才可晉見。我的才智不足以保存國家,而勇敢也不足以殲滅敵寇。我只不過是畏懼危難,而不是有意追隨大王。現在大王要廢毀約法而召見我,這不是我所願意傳聞於天下的事。」昭王認為屠羊說雖然出身卑賤但陳義甚高,要賜予「三公」之位,屠羊說道:「我怎能因為貪圖爵祿而使大王背負妄施恩惠之惡名呢?」最終也堅拒封賞。

在屠羊說看來,回復本來簡樸的生活才是他安身立命之道。古來不少賢人在功成之後,都看穿了主事者心思,選擇功成身退,寧願過平靜的生活。世途險惡,不少人只能共患難不能共富貴,如能時刻保持清醒,在適當時候能捨能屈,不貪不迷,這樣才可在世間遊刃有餘,避免禍患。

更多文章:

https://fungyingseenkoon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23.html

分類
最新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5 月 8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及至問明,又生疑惑,惟恐其人之說不真,再問一人,彼此不同,心生煩躁,千岐萬徑,豈非障礙?《龍門心法.斷除障礙》

淺釋:

人生有數之不盡的細微障礙,有些人遇到煩惱又不肯虛心向善知識請教,自鑽牛角尖;即使願意請教,更多的是疑心重重,或本身已有成見,只想別人附和,所以對不同意見根本聽不入耳。如果障礙較重的,縱有善知識跟他們說出真話,他們也會心生疑惑,猜疑對方說的話是真實還是杜撰,甚至中傷自己。譬如其人諸事不順,師父告知業障重重,需日誦經懺消業,其人或有疑惑,又問多人意見,有些說是運滯,有些說是風水不合,有些說是別人謀害,千種萬種說法,愈聽愈是心煩,結果沒有解決問題,反增障礙。誦經修行,可以消業、靜心、增長福德和智慧;但不少人寧願花錢占測問卜及找人作福,不但解決不了問題,更可能跌進陷阱,助長愚昧。既知智慧不足,當我們遇到正道正法,便應老實修行,明知守戒修善、誦經懺悔是正道,卻諸多藉口或疑慮,這些都是障礙。

典故「堯讓天下於許由」有何寓意?

《南華經》中多次提及這個典故,蘊含的哲理不盡相同,《徐無鬼》是揭露玩弄仁義以謀利的虛偽,《讓王》是表達不以治天下而傷害自身生命的思想。今以《逍遙遊》之典故簡述如下:

堯想把天下讓給許由,說:「日月都出來了,而燭火還不熄滅。要和日月比光,不是很難嗎?雨水都降下了,還在挑水灌溉,豈不是徒勞?先生一在位,天下便可以安定,而我還佔著這個位置,我十分慚愧。請容我將天下讓給你。」許由說:「你把天下治理得很好,很太平,現在叫我來接替,我是為了求些虛名嗎?名只是實際成果的附屬品,況且有了功勞才會有名,你現在已經治好了,我還出來幹甚麼?小鳥在森林裡築巢,所需不過一條樹枝;偃鼠到河裡喝水,只喝一點肚子就脹了。你回去吧。有道之士何必幹這個事呢?廚師不下廚,當祭司的人總不能把他的位置佔了,替他去烹調吧。」

「名」只是「實」的影子,道家修行者從不會為「名」所累。莊子借許由的說話,提出「至人無己」的思想。「無己」不是沒有自我,而是要超越自我,即能掙脫功名、利祿、權勢等束縛,打破約定俗成的價值觀,使自己可以在浮華的塵俗中提煉出來,追求與天地融合的大我。因此,天下大權對許由來說並不重要,如果堯已將天下治理妥當,他亦無需插手其中了。

更多文章:

https://fungyingseenkoon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2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