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
最新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9 月 18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人道念頭專喜的,便喚作愛緣。一切大小微細之物,一切遠近眷屬之人,一切內外邪正是非之事,一切聖賢仙佛之法,一切經典文字之理……《龍門心法.捨絕愛緣》

淺釋:

王常月祖師指出,只要念頭上起了執念,要愛上及得到他,都稱作愛緣。「專喜」之「專」便有獨佔、把持之意,這便是一種執念;希望按著自己私欲,永遠佔有他、不想他離開,並希望對方依循自己想法行事。當失去了,便頓失靈魂,陷入苦痛之中。「大小微細之物」,大如華麗的住宅,小如鑽石水晶之物,只要起了執念,無論如何也要得到它,得不到便悶悶不樂,皆是愛緣之苦。「遠近眷屬之人」,遠者如離世的親人,即使離去多年仍接受不了事實,苦苦追思,每晚哀思難眠,皆為執念。「內外正邪是非」,即喜好執拗自己是對而人家是錯的,專留意人家錯處,並直指其「非」而強調自己乃「是」,都是執念的一種。即使是「聖賢仙佛之法」及「經典文字之理」,如果有了「專喜」,執於一法一字以炫耀自己;或以宗教為娛樂,以弘道之名行酬酢享樂之事,或以修持來包裝自己形象,皆為「消費」信仰之舉,都是貪之表現。

典故「華子病忘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沖虛經.周穆王篇》。「病忘」,即是健忘症,典故中的華子由健忘到康復,卻將煩惱和種種習性也重新帶回來,讓自己及身邊的人感到更痛苦。現將典故簡述如下:

宋國陽里有個叫華子的中年人得了健忘症,早上拿的東西到晚上就忘了,在路上則忘記走到哪裡,全家人都很苦惱,求神、問卜、看醫生都沒用。魯國有個儒生毛遂自薦說能夠治好他。華子的妻子願意用一半家產來換取藥方。儒生說:「這並非求神、問卜、求醫便能治好,我試著轉化他的心境和思慮吧!」於是要華子抵冷、捱餓、受困來刺激他,讓他知道要穿衣、進食、尋找光明。儒生告訴華子的兒子,要單獨治療華子七天。沒有人知道儒生做了甚麼,但華子的病終於好了。不過,華子同時也恢復了往日的壞脾氣,休掉妻子,痛打兒子,還拿著武器追趕儒生。後來,大家抓住他問起原因。華子說:「過去我忘了一切,渾然不覺。現在忽然又記起數十年來的存亡得失、哀樂好惡,無數煩惱湧上心頭。請問我可以再遺忘多片刻嗎?」

世事複雜多變,如果事事太計較執著,不但自己辛苦,身邊的人也不好受。若人生難得糊塗一點、願意吃虧一點,反而更容易和光同塵,隨緣而處順。道教修煉很重視「忘」,包括忘掉太多貪求妄念、執著傲慢,這樣才可真正拋開煩惱,接近清靜自然之道。若「忘」不了一切,每事都太「清醒」,最終只會苦了自己。

更多文章按此

分類
最新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9 月 11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我且把世間的父子、夫妻、兄弟、朋友的愛緣,慢慢再說。只說這已出家的大眾,愛緣迷惑,全然不知。如何?《龍門心法.捨絕愛緣》

淺釋:

愛緣,就是一種喜好、追求,希望得到而擁有,擁有後便希望永遠長存。愛緣亦包括父子、夫妻、兄弟、朋友等緣分及關係,我們總是希望永遠都在一起,永不分離。當面對真正的離別及失去時,如看不破、放不下,便會因接受不了事實而萬分痛苦,繼而很容易做出種種失理智的行為。而對於孑然一身的人,或已出家的道侶來說,即使沒有人倫的愛緣,也會有種種貪愛之緣。出家道侶雖然已出家,亦要弄清楚是身體出家了,「心」是否也出了?是否可放下物欲、名欲、利欲、口欲等等?在家修行者雖然難以做到沒有一絲欲念,但也要抱持「為道日損」的宗旨,減少愛緣。若愛緣太重,貪欲太盛,便離開清靜愈遠,福慧亦隨減。另外,千萬不要強調自己是「修行」或「出家」,如果仍受愛緣迷惑,這其實與凡夫俗子無異。能夠勘破愛緣,方是大修行人。

典故「蕉鹿之夢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沖虛經.周穆王篇》。蕉鹿,即是用柴草蓋上鹿,典故中的樵夫得到一頭鹿,卻以為自己在做夢,最後夢境與現實也搞不清。現將典故簡述如下:

鄭國有位樵夫在山上砍柴時遇到一頭鹿,把牠獵殺了,並把鹿屍拖進濠溝裡,再用柴草遮蓋起來,擔心別人發現。誰知他很快便忘了藏鹿的地點,以為自己是做夢。回家途中,逢人就說那個奇怪的夢,有人聽見了,便依照樵夫所說找到了鹿。得鹿者告訴妻子:「有個樵夫說夢中得到一頭鹿,卻忘記收藏地點,現在被我尋到了,他是真的做夢嗎?」妻子說:「恐怕是你夢見樵夫得到一頭鹿吧?難道真的有那位樵夫嗎?現在你得到鹿,是夢境成真吧!」得鹿者說:「反正我得到鹿,管他是誰在做夢!」且說樵夫回到家裡仍記掛他的「夢」,半夜夢見了藏鹿之處,還夢見取走鹿的那個人。第二天樵夫找到了那人,彼此又爭鬧起來,更鬧上了衙門。法官總結案情時說:「樵夫最初得鹿,卻妄說是夢。後來做夢尋到,又以為是真實。得鹿者取走了鹿,而妻子卻說是做夢。好吧,你們都在做夢,根本沒有人真正得到過鹿。現在既有這頭鹿,那就各分一半吧!」

列子在典故結尾提到鄭國國相的說話,要弄清人生的真實及夢境,只有聖人如黃帝及孔子等才能做到。典故中的樵夫和得鹿者,不是把真實的事當夢,便是把夢當成真實的事,猶如人生常在糊裡糊塗中度過,似做夢般不知覺醒。《紅樓夢》中的名句「假作真時真亦假」,倒似是現實的寫照。人生,本來就是一場夢,只是我們仍未覺醒。

更多文章按此

分類
最新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9 月 4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若欲出世,超脫生死,不斷絕愛緣而能解脫者,未之有也。《龍門心法.捨絕愛緣》

淺釋:

世間種種惡業之緣,總離不開貪、嗔、痴、慢、疑五毒。過分貪婪、太著重個人私利、不顧後果而盲目追求利欲權位的人不少,這些都是「貪」的一部分顯現。不過,「貪」所涉及的範疇更多,基本有財、色、名、食、睡「五欲」之貪。隨著年月增長,我們會習慣被「貪」所束縛,而且心甘情願成為它的奴隸,包括:甘心為了錢財而勞累身心,甘心為物欲色相而沉迷墮落,甘心為了名利權勢而不擇手段,甘心為了食欲而犧牲健康,甘心為了躲懶不動而浪費人生……如此種種,神魂被「貪」所牽絆,不能自主,不能清靜,終至輪迴墜落。道教修行的方式就是「為道日損」,減損貪欲及愛緣,讓神思回復清靜,反樸歸真,這才是真正的精神解脫。若立志修道及超脫生死之限,必須要有出世之心,雖身在物欲橫流的俗世,也要有素淡、簡樸、清靜之心,懂得吃虧、謙下、柔善,雖似是愚笨,但這才是真正的大智慧,乃終極解脫之路。

典故「老役夫夢為國君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沖虛經.周穆王篇》。老役夫,即是老僕人,以前的僕人如同奴隸,沒有休息的日子,而且都是做粗活為主。典故中老役夫與主人每晚的夢中情景與現實剛好相反,一夢一覺難分難解,現簡述如下:

周國有一大戶人家尹氏,他手下那些僕人由早做到晚,十分辛苦。其中一位老役夫做到體力衰竭,晚上倒頭便睡,卻每晚都夢到自己成為國王。夢中他在宮殿飲宴作樂,快樂無比;早上醒來則又去做苦工。有人深表同情,要好好安慰他,老役夫說:「人生百年,晝夜各佔一半,我白天受苦,晚上卻能享樂,還抱怨甚麼?」另一方面,主人尹氏整天在操心家業,早已弄得身心疲憊,到了晚上也是倒頭大睡,卻夢見自己成為別人的奴僕,奔走工作,又遭責罵,又受鞭撻,受盡侮辱,一直痛苦呻吟至天亮。他的朋友勸說:「你地位尊崇,財富豐盛,遠遠勝過別人,但每晚卻夢到自己當了奴僕,這就是苦樂參半的人生。要在夢裡及現實都稱心如意,那是萬萬不能。」尹氏反思懺悔後,改變了做人的態度,一方面減輕了奴僕的工作量,另一方面自己也不再過分操心家業,壓力和思慮也減少了。自此,尹氏和老役夫在現實中都減少了痛苦。

老役夫白天辛苦,但他沒有抱怨,心裡踏實,晚上可以安睡,一半日子的辛苦也看開了。尹氏整天都在勞心,壓力大到每晚發惡夢,受人奴役。與身體勞累相比,心累是更大的痛苦。如果能夠懂得施與分享,關顧別人,並捨下更多,能與尹氏一樣減少奴役別人,其實也是放過自己,大家都有得益。

更多文章按此

分類
最新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8 月 28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心性不明,皆因愛緣;身體不健,皆因愛緣;道法難成,皆因愛緣;六賊猖狂,皆因愛緣;六根不淨,皆因愛緣;天地之內,五倫之中,萬物萬生,皆因愛緣。《龍門心法.捨絕愛緣》

淺釋:

前期談及「十二因緣」觀的「觸、受、愛、取、有」……當眾生接「觸」了外境而產生感「受」,便會產生貪「愛」欲望,進而有了想「取」的行動,結果便「有」種種惡業累積。「愛」不一定指情愛,貪愛、欲求、鍾情也是「愛緣」,如果處理不當,便會令人失去理智,種下惡業。若「愛緣」太深,到了人生終結時仍不懂放手,執迷不捨,「愛緣」便會結下種子,生生現報。如果在世時完全不通懺悔之理,累積之惡業便會牽引輪迴及受報,導致今生有些人「心性不明」,即智慧不足,愚昧無知,難有機會接觸正法;即使接觸,也了無興趣或過目即忘。宿世惡業也會影響今生的身心健康,直接影響修行。又有些人生性放浪,不懂控制情緒,任由「六賊」(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亦稱「六根」。)縱欲及起大分別心,或由此沾污身心,一切皆是「愛緣」牽引。天地之中,萬物生生死死,彼此又牽上各種人倫關係,都是宿世的「愛緣」所致。

典故「老成子學幻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沖虛經.周穆王篇》。老成子是戰國時代人,他的老師尹文是稷下道家學派的代表人物,相傳著有《尹文子》。「學幻」即學習「窮數達變」之道術,現將典故簡述如下:

老成子向尹文先生學習幻術,但尹文先生三年來都沒有傳授給他。老成子打算退學,尹文先生告訴他:「過去老子西行時曾跟我說,一切有生命的氣、有形狀之物都是虛幻的。萬物生化之時,陰陽之變化叫做生與死;能熟悉這個規律又能順應變化、推移變易的,叫做幻與化。創造萬物的技巧很微妙,我們難以全部了解。如要懂得幻化學問,便要先明乎生死之道,才可學習幻化之術。我和你這刻的存在本來已是幻化之身,為甚麼一定要學幻術呢?」老成子後來苦想三個月,終於能掌握存亡之術,可自由隱現,能夠與周遭事物互融,乃至互相轉變,但一生都沒公開顯現道術。

人生如夢如幻,彈指之間天地與人身已出現變化,一切悲歡離合也在瞬息萬變之中,所以尹文先生才說何必去學幻術呢?我們本身已處在這個幻變無常的世界。天地變化無窮,包含了易學中的理、象、數,能靜心理解當中的變化玄機,就是列子所言的「窮數達變」;若再配合自身修行,亦即證達宗教上的「神通」。老成子掌握道術而不顯現,這是真正大智者,有心顯現即非有道。

更多文章按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