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
昔日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6 月 5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譬如修行打坐,偶有妙處,便自誇揚,豈非障礙?又如所聞妙理,執著在心中,只知其一,不知變通,豈非障礙?《龍門心法.斷除障礙》

淺釋:

修行打坐,沒有一兩年也難以有進境。尤其是發心抽身靜處煉養內丹者,更要長時間獨處修煉。不過,不少人太急功近利,妄想短時間內便會有成果,剛打坐時感到肚內出現暖氣便驚喜萬分,有些人在「入定」中見到一點光又大喜若狂。試想,打坐了一兩個月是否真的已入定呢?如果偶然感到一點成效便到處宣講自己的厲害處,其實這已是障礙。更多的「大師」會公開告訴大家,自己的功力可見鬼神,在入定中見到一切虛空過往,也可看穿眾生的三世因緣等等。不過,真正證道了悟的大修行者,入定見光及已破障的,即使照見無礙,也不會主動告訴別人,也不會感到驚恐,這是真正的靜定。另一方面,聽到一些經文妙理,最重要是懂得在生活中應用及變通,千萬不要執著一兩句經文而閉塞思想,甚至以自己所瞭解的經義來批判別人及抬高自己,這些障礙都是自我擺設的,不可不慎!

典故「天地為棺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南華經.列禦寇》,描寫莊子面對死亡的來臨,顯得平靜豁達,豪言以「天地」作為自己的棺槨,表現了達觀處世的思想。現將典故簡述如下:

莊子臨終之前,眾弟子打算厚葬他。莊子說:「我把天地作為棺槨,用日月做雙璧,把星辰當做珠寶,把萬物作為殉葬。我的殯葬物難道還不夠齊備嗎?還有甚麼能超越這一切呢?」眾弟子說:「如果不厚葬入土,我們擔心烏鴉和老鷹會吃掉老師的遺體呀!」莊子說:「露天會被烏鴉老鷹吃掉,埋在地下會被螞蟻吃掉,你們奪走烏鴉和老鷹嘴裡的食物,用來送給螞蟻吃,你們為甚麼這樣偏心呢?」

莊子妻死後,他曾鼓盆而歌,認為妻子已睡在天地構建的「巨室」之中,如果表現哀傷是顯得不通自然運化之理。現在到了自己面對死亡,莊子同樣冷靜,認為無論是厚葬或薄葬,只不過是軀體回歸自然的方式不同而已;厚葬只是昧於天道的表現。若能參透生死,便可減輕對死亡的恐懼,死亡只是完全融入自然罷了。

更多文章:

https://fungyingseenkoon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23.html

分類
昔日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5 月 29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又如讀經典,忽然明理,執以為是,向人講說,彼又高明,我心不服,豈非障礙?《龍門心法.斷除障礙》

淺釋:

修行上面對的眾多「障礙」之中,有一種叫「自以為是」,將自己「悟」到的東西以為是世間真理。譬如閱讀經卷,卻不參考前人大德的注解,亦不請教明師,自己「忽然」明理,揣度經意,告知別人這就是上天意旨。我們研習經卷,必須自覺這是自己的想法,遇到不明白處可引用祖師及聖賢的注解,或請求善知識,但最後都只能是引導大家走向一個正確方向,而不是「自己的理解」就是真理。真理必須要自己去驗證,我們最多只能引導方向。當遇到高明之士,解釋經義更透徹,更受到信士歡迎,若然因此生了嫉妒心,則又一重障礙了!障礙重重,又如何增長正氣?又如何增長福慧?更不用說護法神明庇佑了。

典故「吮癰舐痔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南華經.列禦寇》,意即為人舔吸身上的痔瘡及膿血,比喻那些阿諛諂媚之徒奉承權貴的無恥行為。為求名利,可以完全違背自己的本性去做鄙賤之事,甚至喪失了人格,這與道家恬淡志遠,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宗旨不同。現簡述典故如下:

宋國人曹商出使秦國,得到秦王寵愛,賞賜車輛數乘,及後增加至百乘。曹商向莊子誇耀說:「一個人處身窮困的陋巷中,做著織鞋的粗活,令自己蓬頭垢面,皮黃骨瘦,我無法做到。若要使國君欣賞,獲得隨從車馬百輛之多的厚賜,這是我的長處。」莊子忍不住諷刺他:「聽說秦王有病召醫,能幫秦王破開身上毒瘡,擠出膿血的,可獲一乘車;用舌頭舐痔瘡的可獲五乘車。所醫治的愈是卑下及噁心,所得的車愈多。你不是治癒了秦王的痔瘡吧?否則為何得到這麼多車輛呢?你還是走開一點吧!」

曹商以諂媚的方法得到賞賜,不但不以為恥,相反更炫耀於人前,這是莊子所不齒的。求取富貴沒有問題,但手法卑下卻是一種恥辱,侮辱人格。如孔子所說:「富與貴,是人之所欲也,不以其道得之,不處也。」為了謀利而不擇手段,或多方奉承討好,這樣猶如為權貴吮吸膿瘡般無恥,非但真性喪盡,亦非正道之所為。

更多文章:

https://fungyingseenkoon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23.html

分類
昔日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5 月 22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又如見人行好,或布施,或功行,他富我貧,則生嫉妒;我富他貧,則生淩壓,豈非障礙?《龍門心法.斷除障礙》

淺釋:

人生遇到種種的「障礙」,有時候不是人家造成的,而是自己製造出來。其中一樣是「嫉妒」,又作「妒火」,可遮蓋本來的德性,擾亂清靜的內心。譬如見到別人行善,但嫉妒發作,便可能只看到負面,猜度人家一定別有用心,或取笑人家出錢出力太少。或看見別人布施,便嫉妒人家的錢財,認為他們是用錢財賄賂人心。又或同門道侶功行精進,得到師父及眾道侶讚賞,心生嫉妒,甚至詆毀對方。有些情況則是見到別人富貴便憎惡,都是嫉妒心所致。相反,如果自己富有,卻厭惡貧困之人,刻意遠離及唾罵他們;甚至恃勢凌人,欺負弱小,這些不但會造成人生的「障礙」,阻礙人生的高度及智慧,更會嚴重影響修行,甚至把福慧也「趕走」了。

典故「顏回不仕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南華經.讓王》,敘寫孔子與學生顏回的對話,旨在說明人的快樂不一定要汲汲於追求名利權位,只要降低欲求,知足感恩,縱使貧窮,也可怡然自得。多餘的物欲,不必過分追求,否則得不償失。現簡述內容如下:

孔子說:「顏回,你過來。你家境這麼貧窮,地位卑微,為何不出來做官呢?」顏回答:「我不願意做官。我在城外有五十畝田,收穫足夠我煮粥維持溫飽;而城內又有十畝田,足夠用來種植桑麻及養蠶抽絲,製造衣服。空閒時我會彈琴自娛;平日學習老師教導的學問亦足以自樂,所以我不願做官了。」孔子聽了有點感觸,面容也改變,說:「你的想法很好。我聽說『知足者不會為了追求利祿而牽累自己;明白自得其樂者,既使偶有損失,也不會畏縮恐懼;注重內心修養者,就算沒有官位也不會感到羞愧。』我提起這幾句話已經很久了,如今在你的身上才真正看到當中含義,這是我的收穫啊!」

道家思想十分重視提昇內在的精神修養,勸人不要太在意於世俗的利益得失,影響自己的心性及情緒。尤其是發心修行者,如要接近「致道」的境界,首先便要摒棄無止境的追逐外物及各種名利權勢,故《道德經》勸人:「見素抱樸,少私寡欲」、「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可以長久」。凡事適可而止,知足常樂,心境才會真正常清常靜,這才是真正的養性延年之道。

更多文章:

https://fungyingseenkoon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23.html

分類
昔日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5 月 15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若同侶伴一處讀經,其彼先熟,我尚未熟,心先煩惱,豈非障礙?又若我熟彼生,便生歡喜,豈非障礙?又如自己有才,他人愚拙,便生欺誑,豈非障礙?《龍門心法.斷除障礙》

淺釋:

修道者在人生所遇到的障礙,不會比一般人少,除了魔考更多外,修行中很多瑣事也會阻礙我們增長福慧,貪嗔一起,便又火燒功德林,功虧一簣。譬如同門道侶一起學習經懺,有些道兄很快可以熟練,又唱得動聽,得到師父讚賞,而自己卻不熟,又唱不好,便心生煩惱,或生妒忌,或生自卑。另外,即使是同門也會有人事複雜問題,有些討好師父,有些又被針對,於是苦惱困擾,更甚又掀起爭權奪利之事,又生障礙。又或自己熟練經懺,其他道兄反而表現較遜,心生歡喜及優越感,即成修行障礙,使本性遠離了清靜。即使自己有時表現較好,或看通一些問題,見到人家愚鈍,或冥頑不靈,因而輕視及嘲笑,進而說人是非及欺侮對方,難道這些不是障礙嗎?所以修行人又怎能不謹慎及時刻反省?

典故「屠羊說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南華經.讓王》。屠羊說是春秋時期楚國的屠夫,清末名臣曾國藩有詩句「低頭一拜屠羊說,萬事浮雲過太虛。」借此典故告誡弟弟不要居功自傲,要懂得明哲保身。現將典故簡述如下:

楚昭王喪失了國土,屠羊說跟隨昭王出走,一路扶持。後來昭王返國,要賞賜跟從的人,於是派大臣去獎賞屠羊說。屠羊說道:「大王失去國土,我也失去屠羊的工作;現在大王復國,我也回來屠羊。我的爵祿已經恢復,又有甚麼好賞賜呢?」昭王強迫他接受,屠羊說道:「大王失去國土不是我的過失,現在返國也不是我的功勞,所以我既不該接受懲罰,也不應接受賞賜。」昭王要召見他,屠羊說道:「楚國法令,必有重賞大功之人才可晉見。我的才智不足以保存國家,而勇敢也不足以殲滅敵寇。我只不過是畏懼危難,而不是有意追隨大王。現在大王要廢毀約法而召見我,這不是我所願意傳聞於天下的事。」昭王認為屠羊說雖然出身卑賤但陳義甚高,要賜予「三公」之位,屠羊說道:「我怎能因為貪圖爵祿而使大王背負妄施恩惠之惡名呢?」最終也堅拒封賞。

在屠羊說看來,回復本來簡樸的生活才是他安身立命之道。古來不少賢人在功成之後,都看穿了主事者心思,選擇功成身退,寧願過平靜的生活。世途險惡,不少人只能共患難不能共富貴,如能時刻保持清醒,在適當時候能捨能屈,不貪不迷,這樣才可在世間遊刃有餘,避免禍患。

更多文章:

https://fungyingseenkoon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23.html

分類
昔日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5 月 8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及至問明,又生疑惑,惟恐其人之說不真,再問一人,彼此不同,心生煩躁,千岐萬徑,豈非障礙?《龍門心法.斷除障礙》

淺釋:

人生有數之不盡的細微障礙,有些人遇到煩惱又不肯虛心向善知識請教,自鑽牛角尖;即使願意請教,更多的是疑心重重,或本身已有成見,只想別人附和,所以對不同意見根本聽不入耳。如果障礙較重的,縱有善知識跟他們說出真話,他們也會心生疑惑,猜疑對方說的話是真實還是杜撰,甚至中傷自己。譬如其人諸事不順,師父告知業障重重,需日誦經懺消業,其人或有疑惑,又問多人意見,有些說是運滯,有些說是風水不合,有些說是別人謀害,千種萬種說法,愈聽愈是心煩,結果沒有解決問題,反增障礙。誦經修行,可以消業、靜心、增長福德和智慧;但不少人寧願花錢占測問卜及找人作福,不但解決不了問題,更可能跌進陷阱,助長愚昧。既知智慧不足,當我們遇到正道正法,便應老實修行,明知守戒修善、誦經懺悔是正道,卻諸多藉口或疑慮,這些都是障礙。

典故「堯讓天下於許由」有何寓意?

《南華經》中多次提及這個典故,蘊含的哲理不盡相同,《徐無鬼》是揭露玩弄仁義以謀利的虛偽,《讓王》是表達不以治天下而傷害自身生命的思想。今以《逍遙遊》之典故簡述如下:

堯想把天下讓給許由,說:「日月都出來了,而燭火還不熄滅。要和日月比光,不是很難嗎?雨水都降下了,還在挑水灌溉,豈不是徒勞?先生一在位,天下便可以安定,而我還佔著這個位置,我十分慚愧。請容我將天下讓給你。」許由說:「你把天下治理得很好,很太平,現在叫我來接替,我是為了求些虛名嗎?名只是實際成果的附屬品,況且有了功勞才會有名,你現在已經治好了,我還出來幹甚麼?小鳥在森林裡築巢,所需不過一條樹枝;偃鼠到河裡喝水,只喝一點肚子就脹了。你回去吧。有道之士何必幹這個事呢?廚師不下廚,當祭司的人總不能把他的位置佔了,替他去烹調吧。」

「名」只是「實」的影子,道家修行者從不會為「名」所累。莊子借許由的說話,提出「至人無己」的思想。「無己」不是沒有自我,而是要超越自我,即能掙脫功名、利祿、權勢等束縛,打破約定俗成的價值觀,使自己可以在浮華的塵俗中提煉出來,追求與天地融合的大我。因此,天下大權對許由來說並不重要,如果堯已將天下治理妥當,他亦無需插手其中了。

更多文章:

https://fungyingseenkoon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23.html

分類
昔日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5 月 1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大眾,世間障礙甚多,粗細大小不同,前言皆系大略,還有微細障礙呢。假如看誦經典,其中妙義幽深,自己聰明有限,不能解悟經典旨趣,便是自己心竅未靈,智慧光小了。又不肯低心下氣,參問高明,豈非障礙?《龍門心法.斷除障礙》

淺釋:

我們做任何事,都不會只有順境而沒有障礙,有了障礙便需想辦法解決,這樣智慧才可增長。如果我們發心修行向善,所遇到的障礙也一樣不會少。王常月祖師提到的「理障」及「事障」只是大略,細微的障礙更是千千萬萬,數之不盡。譬如閱讀道教經書,經文義理不容易理解,一方面每個人的接收能力有差異,未必可以全部解釋明白;另一方面經文滲透的玄機意蘊,非師父指明或親身體悟是難以明白的。尤其我們有宿世業障纏繞,也會影響我們讀經的領悟及記憶,所以不少人讀多少次也會忘記,更不用說在生活中怎樣實踐了。問題是,當我們心竅未通,智慧又不足,如果我們醒覺自己的愚昧,自然會尋求善知識或導師解答。不過,魔考及障礙總會在這時候出現,如果我們沒有覺醒及謙下的修養,這樣遇到解不通的義理便會視而不見,也不會謙虛向人請教;有些則怕事或不想麻煩別人,不明白就是了。更可悲的是,當身負權位及名望時,我們更難以紆尊降貴,向道行高明者學習,這樣便令智慧更閉塞。當名利權勢沖昏頭腦時,便很容易犯錯及由高位跌下,受傷更大。

典故「任公子釣魚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南華經.外物》,通過任國公子釣魚一事,引出莊子經世濟民的胸襟及境界。現簡述內容如下:

任公子做了一個大魚鉤,繫上粗大的黑繩,並用五十頭牛做釣餌,然後蹲在會稽山上,把釣竿投向東海。他每天在那裡釣魚,等了一年還沒釣到大魚。後來,終於有一條巨大的魚吞了魚餌,隨即掀起如山的白浪,海水震盪,驚動千里。任公子釣上大魚後,將它剖開及製成魚乾,讓浙江以東,到蒼梧以北的人都可以飽吃這條魚。各地的人都十分驚嘆,奔走相告。不過,有些人仍然每天在山溝小渠旁舉著釣竿,守候鯰、鯽這樣的小魚,根本不可能會釣到大魚。

欲成大事者,必取大道而捨小道,如典故中任公子之目標明確是釣大魚而不是小魚,而且願意下大本錢,用上五十頭牛為魚餌。成大事者更不怕磨練,任公子花一年時間也沒有收獲,卻未有輕言放棄。更重要是,成就了大事便與民眾分享成果,使大家飽足。今之求小道者,就如典故中釣小魚的人,眼界只是在山溝小渠旁,又怎能認識到超越知識的大道?

更多文章:

https://fungyingseenkoon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23.html

分類
昔日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4 月 24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三卷五品,皆從斷除障礙而有。豈但《皇經》,三教九流,諸子百家,千言萬語,皆從破暗除痴、斷障明理的法門。《龍門心法.斷除障礙》

淺釋:

《高上玉皇本行集經》共有三卷五品,十分強調誦經功德、玉皇上帝「普垂教法,開悟後人」及「光明常充諸天」的神能。其中提到我們不能感通上天的原因,是因為未能斷障;這也是不少人誦經多年,仍未覺有何進境之因。重點不是誦不得其法,而是本身障礙重重,根本問題仍未得到處理。如前文提到,斷障只有堅守戒行,並以清靜心對治一切貪嗔習氣,去除分別及執著才可。王常月祖師續指,不但是《高上玉皇本行集經》這樣說,儒、釋、道「三教」及各階層的帝王、文士、官吏、醫卜、僧道、士兵、農民、工匠、商賈「九流」,以至諸子百家的學說,歷年來留下千千萬萬的經卷教誨,都是教導我們開啟智慧,破除愚痴蒙昧和暗黑無知,並斷除人生種種障礙,指引我們明理悟道的法門。因此,學道不能只執著道教經卷,儒籍、佛典及諸子百家聖賢哲理都有可取之處;能夠融通貫徹,亦有助破除障礙。

典故「吳王射狙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南華經.徐無鬼》,通過敘述一隻猴子在吳王面前賣弄靈巧而最終被射死之事,告誡大家為人處世應該要有自知之明和謙虛謹慎。現簡述內容如下:

吳王在江上乘船,然後登上獼猴山。群猴看見吳王,驚慌亂跑,並逃進荊棘深叢中。唯獨一隻猴子,從容自得跳來跳去,在吳王面前賣弄自己的靈巧身手。吳王用箭射牠,牠敏捷地接住射來的快箭。吳王再命令一眾隨從追著射牠,猴子避無可避中箭身亡。吳王對他的好友顏不疑說:「這隻猴子賣弄身手,炫耀自己如何敏捷來輕視我,以致遭到這個下場,我們要引以為戒!唉!所以不要以傲氣的態度對待他人!」

《道德經》曰:「自伐者無功,自矜者不長。」炫耀自我的人反而不見得有功勞,抬高自己的人反而不見得長久。太過輕躁的舉動都是違反清靜自然之理,雖有短暫的快感卻不能維持長久,而且容易出現意外及招致敗亡。道家思想十分強調處世應該謙虛謹慎、不敢為天下先,顯露鋒芒而不懂收斂往往會招來禍害。

分類
昔日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4 月 17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若不斷障,則清靜不成了。既不清靜,則十七光明,三十功德,從何而來?若無光明、功德,如何為萬天帝主、諸佛聖師?《龍門心法.斷除障礙》

淺釋:

《高上玉皇本行集經》提到,玉皇上帝之「道身」常放十七種大光明,信士若能誠心供奉,誦讀是經,「當得三十種上妙功德」。王常月祖師指出,若要身放光明,得種種功德,必須先「斷障」才可。如前文提及,必先以戒律約束身心,止惡行善,否則難以護持清靜心。若心不清靜,何以感通神明?何以獲得種種上妙功德?若能堅守戒行,才可有清靜心對治一切貪嗔習氣,去除分別及執著。「光明」不是通過聖水符咒或灌頂加持可得,而是從清靜中顯現。放光也不是神明仙真才有,生活中只要口裡說善語而禁惡語,口裡便自然放光。能無私的親手助人及效勞,這是手掌放光。能忍恥含垢、卑下謙讓,這是身裡放光。若戒行具足,靜心常存,通體自有光明,這是真正的大功德。「萬天帝主昊天至尊金闕玉皇上帝」及諸佛菩薩、仙真及聖賢等,莫不是先衝破及斷除諸般障礙及魔考,再以常清常靜之心修真而證道圓滿。

典故「徐無鬼相狗相馬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南華經.徐無鬼》,以徐無鬼與魏武侯的對話,指出狗與馬也有上等氣質、非凡種類,並借此話題吸引武侯。現簡述內容如下:

徐無鬼因著女商的推薦去見魏武侯,武侯慰問徐無鬼會否太疲憊,徐反說這次是來慰問武侯的,因武侯嗜欲太深,心靈疲憊,武侯悵然不回答。徐說:「我善於相狗、相馬,若有狗隻能專注凝定,忘了自身是狗的便是上等。馬則分為國馬及天下馬,體態合乎標準的只能稱國馬;天生有氣質,奔跑時超逸絕塵,忘了自身是馬的便是天下馬。」武侯聽得十分高興。女商很奇怪,他之前取悅君主,既說詩書禮樂,又說太公兵法,武侯卻沒有笑過。徐解釋:「一個人離開自己的國家幾天,在他邦遇到故交舊友便十分高興;一個月後,遇到家鄉曾經見過的人便大喜過望;一年之後見到似是鄉里的人更會歡喜若狂。又譬如,放逐山林後突然聽到人的腳步聲便很激動,如果是自己的兄弟親戚,一定開心死了!已經很久沒有人用純真和親切的說話在君主身旁談笑了,而且武侯一直沒有遇到有道的真人,所以他一直渴望吧!」

徐無鬼雖然談論聲色犬馬之事,但話中有意,以犬馬喻人,可惜武侯不明所以。不過,聽到大道的真理就如遇到知己般喜悅,而陳腔濫調的禮節說話並非大道,所以聽久了便索然無味。在俗世中每天聽著虛偽說話,當有道者告訴我們何謂大道,怎能不高興?

更多文章:

https://fungyingseenkoon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23.html

分類
昔日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4 月 10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大眾,你豈不聞《高上玉皇本行集經》麼,明明宣說:「眾生只因障重,不能睹上帝之慈顏。」又云:「如是諸障,汝等各各當斷除之。」《皇經》開首就說斷障。疑惑、貪嗔云云,皆障礙之條款也。《龍門心法.斷除障礙》

淺釋:

《高上玉皇本行集經》是奉祀玉皇上帝的必修經文,宣說玉皇上帝修道證果之事;歷三千二百劫始證金仙,再經億劫修行才證位玉帝,並分身教化,為十方演說清靜解脫之道。卷上有云:「是故汝等欲見是帝,乃不可得者,緣以汝等尚於身口,不捨結習,煩惱行業,由是障故,不能得睹是帝慈顏。」若身口意又不受戒律約束,日積貪嗔惡習,情欲纏身,故成習氣;再加上多生宿債,今生再添惡業,若智慧不足,困頓煩惱遂生。種種障礙蒙蔽,是以不識大道本來面目。經文亦有解說如何斷障:「當生大悲,無起疑惑,無起貪嗔,無起淫慾,無起嫉妬,無起殺害,無起凡情,無起凡思,無起昏垢,無起聲色,無起是非,無起憎愛,無起分別,無起高慢,無起執著。凝神澄慮,萬神調伏,心若太虛,內外貞白,無所不容,無所不納。」如能仔細參詳,發心斷除以上障礙,自然身心清靜,超度諸難。

典故「道在屎溺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南華經.知北遊》,以莊子與東郭子的對話,指出「道」並非高高在上,而是無處不在,無所不包,不能用俗眼去認識「道」。現簡述內容如下:

東郭子問莊子:「你所說的道,究竟在那裡呢?」莊子答:「無所不在。」東郭子說:「請說明具體位置。」莊子說:「道就在螻蟻身上。」東郭子說:「怎麼會在這麼卑下的地方呢?」莊子再說:「道就在稊稗這種小草裡。」東郭子說:「怎麼愈來愈卑下呢?」莊子又答:「道就在磚瓦裡面。」東郭子說:「怎麼又更卑下呢?」最後,莊子說:「道就在屎溺裡面。」東郭子愈聽愈迷糊,實在無話可說。

以「道」來看萬物,不論是螻蟻、小草、磚瓦、屎溺等,本質都是一樣的,並沒有貴賤之分,都是「道」所化育而成。如果它們不合乎「道」,根本就不可能存在,這也可反映「道」包容與普及的特性。人類也是大自然一部分,不應自以為是,以為可以控制一切萬物;以「道」來看,人只是微不足道的微塵而已。道家思想的超脫,正是突破世俗的眼界和規範,以清靜及智慧去洞觀一切人及事,所以能夠淡然灑脫。

更多文章:

https://fungyingseenkoon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23.html

分類
昔日消息 津津樂道專欄

津津樂道專欄

最新消息

消息

2022 年 4 月 3 日
津津樂道專欄

分享至

逢星期四在明報心靈導航專欄刊出

既有船隻,應該過這個海了,為何不過?卻不知這點障礙之心,就如天起黑雲漫漫而來,必有風濤之險,所以不能過了。大眾,苦海無邊,回頭是岸。障礙除斷,天散黑雲,方能渡出苦海。《龍門心法.斷除障礙》

淺釋:

天下學道者眾,惟證道者百中無一,原因何在?王常月祖師指出,猶如大家都坐在同一條船上,目標是要渡海,但出海時偏偏遇上了黑雲密布,即將雷電交加,必有風高浪急之險,所以終不能渡過彼岸。學道者遇上的「黑雲」,就是王常月祖師反覆強調的「障礙」,包括「事障本心」及「理障本心」。前者是指「學道」者只是「學習」,並沒有真的踐行大道,遇善不行,而且偏愛邪術及小道,更在名利場上沉溺而不能自拔,貪、嗔、痴盡現。後者是指踐行大道而處處著相,以善行滿足虛榮,並以自己的善行映襯別人的不善;更有貪求神通者以幻相為樂,這些都是學道者必遇的種種「障礙」。即使彼岸在前,也終難達到;唯有斷除「障礙」,黑雲方散,才能渡出苦海。如何斷障?除了上節提到的「經功」、「戒行」,亦需要認真斷除對名利的貪婪,捨離一切情仇怨恨,離開過多的愛欲牽纏;否則再下多大苦功學道,最終也只是學到了但達不到。

典故「至人之箭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南華經.田子方》,道家修行重視提昇心靈境界,目標是物我兩忘,逍遙無待。莊子藉著「至人之箭」的典故說明如何與大道合而為一,達到上乘的至人之境。現簡述內容如下:

列子表演箭術給「伯昏無人」看,他在前臂上放一杯水,連續發箭,動作快得不得了。當第一支箭剛發出去,第二箭又緊接第一箭,而第三支已扣上弦,動作就如木偶一樣機械式連發,手臂上水杯的水一滴也不漏。「伯昏無人」表示:「這只能算是有心的射,而不是無心的射。如果你跟我走上高山,站在危石上,而下面是百丈深淵,這時你還能鎮定的射箭嗎?」列子果真跟隨上山,「伯昏無人」站在危石上,稍往後走便會跌出半空,他邀請列子上前,列子伏在地上,驚恐至汗水流到腳跟上。「伯昏無人」說:「真正得道的人,一腳踩著青天,一腳踩著黃泉,縱橫八方而神色不變。你現在不過是爬上高山就嚇成這樣,你要射中箭靶不是很困難嗎?」

太過著意於射箭技巧是一種執著,心無所執才是道術的進境。當一個人的心境可以無視外在恐懼的時候,這個人才可在清靜中發揮最大能量,技巧才有發揮的空間。如果我們的心境早已被環境挫敗,那麼做任何事都會一事無成。要達到最上乘的道術,必須要忘我,身心渾然與大道為一體。

更多文章:

https://fungyingseenkoon.blogspot.com/p/blog-page_23.html